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武 > 金融创新加速经济发展

金融创新加速经济发展

陈志武:金融创新加速经济发展
10月22日,2010招商证券论坛在中国重庆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新突破新平衡——增长主题再思辩”,新浪财经图文全程直播本次论坛。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先生做了题为“金融创新、加速经济发展”的演讲。

以下为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的演讲实录:

陈志武:谢谢。首先再次感谢招商证券今天在重庆举办这个论坛,给了我两次机会。另外,感谢刚才黄市长做了这么好的一个演讲。我首先要强调的是黄市长是非常好的实干家,也是非常好的政策思想家。另外跟他相比,第一我申明一下我没有办法给大家送钱,刚才黄市长说到重庆市政府给微型企业自己每投资10万,重庆市政府可以给你补贴2—3万,我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我没有办法跟大家说你们多赚1万,我给大家补助两三千。但是我也没有权利从你们口袋里拿钱。因为市长讲到,以后在重庆市甚至国外的其他城市要推出房地产税,当然对于普通的商品房不会征税,但是如果你的投资很多,你有10套、5套房,或者高档房,那么每年房产财富的2%或者3%要转移到政府的手里,这一点大家放心,我没有这个权利,所以你们不用担心,陈志武讲了半天,你口袋里每一千万有几十万转移到我的口袋了,我没有这个本事。我更多的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金融创新的一些思考,利用这个机会,跟大家做一些交流。因为过去两年多时间金融危机以后,不仅是在美国,尤其是在中国,关于金融市场到底起什么作用,对于社会的贡献,对于经济的发展,对于个人的尊严,对个人的选择空间等等,这些方面金融市场有正面的作用还是没有太多的正面的作用?所以我想在金融危机让我们很多人开始一方面对金融市场很恐惧,另一方面大家觉得华尔街也好、还是现在的上海、或者尤其是刚才市长讲的重庆市也好,成为西部的金融中心,包括在某些特殊的领域要做一些发展,是不是意味着大家的钱会以另外的方式转移掉。所以这些方面目前存在的一些理解和误解,我给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想法。当然我希望给大家讲的意思对中国来说,从今天向未来看,要做的事在监管方面,政府的作用方面,千万不要因为这次金融危机,以这个作为理由,本来中国的金融创新的空间就很小,利用这次金融危机的理由,进一步给压缩了。因为这样做的话,不仅仅不利于重庆市的经济的发展,不利于整个中国经济方方面面包括质量的改善,也包括上午尹总讲的对于中国经济进一步的转型和深化,价值链上的提升,都有非常大的一些负面的作用。

我想从三个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金融创新的理解。

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主要的思路,金融市场的发展,实际上从根本的意义上说,是把财富的的价值创造力进一步的提升,当然我在讲这个话题的时候,实际上每次让我想起在06年的时候,我有一天跟《纽约时报》驻上海的一个记者在锦江饭店的附近吃饭,他说我在中国两年多的时间,对中国社会的了解越多,我越不能理解。他说你看看一方面在中国走到哪里,都听到人去抱怨腐败、浪费方方面面那么多,消耗掉了很多的资源,很多的社会财富。另一方面,中国的钱越来越多,尤其是到今天,流动性特别是人民币方方面面的资金,投资资本越来越多,他说怎么样解释这两种不同的趋势,一方面腐败越来越严重,浪费越来越多,另一方面钱确确实实越来越多。他给我举了墙上的一幅画,那是几年以前餐馆的老板花了50万买的,现在可以卖到1两千万,他就用这个作为例子,说明中国的钱确实多了很多。我说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解释为什么,这两者短期内至少不是那么矛盾,一方面腐败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钱越来越多。我说你要向外看,我们眼睛能够看到的这些楼房,今天在这里,七八年以前也在这里,唯一的差别就是今天这些地和原来不能买不能卖相比较,当然也包括不能资本化相比较,今天这些地和楼房可以和这些国有企业的产权都是可以交易的。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市场化的改革把这些财富和钱之间的距离缩得很短。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尤其是在重庆做一个简单的思考的话,其实重庆市政府也许可以考虑,以下面这种方式来大大增加重庆钱和资本的供应,那就是把整个重庆的这些地和资源都卖给外国企业或者卖给华为、富士康,包括力帆集团,假如重庆把剩下的那些土地以1万亿卖给这些私营企业和重庆以外的企业,这样一来的话,让重庆市政府以及重庆市的老百姓就得到了1万亿的新的资本。这样一来可以达到什么效果呢?第一,重庆市的经济因为华为、富士康、力帆集团他们把这些地买过来以后,方面可以进一步的做房地产开发,另一方面也可以建设更多的工厂,发展更多的工业,这些地权的财富价值变成了1万亿的人民币资本以后,并不会对重庆市本身的就业和GDP的增长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甚至把GDP的增长和经济的机会用得更活。因为这些大的企业过来以后,他买过来的地不会死守着,也许会做更多的开发和就业。但是与此同时,把这些地卖给这些私营企业、民营企业或者一些其他地方的国有企业以后,所得到的1万亿人民币的资本,又可以使重庆市政府做更多的投资。所以我给大家先讲一个意思,就是如何管理这些死的财富,尤其是土地和这些资源的财富。当然我拿重庆的例子来举例,大家想象一下,实际上过去十几年房地产市场看到的,所展现出来的改变中国城市周围的这些土地的使用办法,已经做到的财富,所释放的资本的供应量给社会带来的有钱的感觉和影响,实际上是非常深远的。当然我知道,这里面需要有一点思考,大家事后也可以想一下。我也可以说像现在的外汇储备,2.6万亿美元,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笔新的财富。但是其实也不一定会是这样,2.6万亿美元,其实我跟很多美国的同事和国内的朋友讲如果实在要多出一个外汇储备,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增加外汇的储备,一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整个国家的土地卖给外国人或者外国的企业。当然我不是说建议要这样做,我只是说大家退一步想一想,对产生的外汇储备,我这里是给土地资源部前几年做的一个估算,06年底,公有土地的总价值大概50万亿左右,如果真的卖掉的话,大家可以想像,使整个中国社会的有钱的程度,资本的供应总量会发生一个新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卖给国内的企业和民间老百姓,也可以带来这么多流动性的财富和资本,如果卖给外国企业,就会给整个中国的外汇储备带来一种新的很大的一个数量的所谓的国家财富,但是我个人觉得现在的2.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当多的部分是把中国的环境、资源还有那么多的工人的未来的身体健康、人力资本变现。

(来源:新浪财经 任倩倩摄)

但是我想说明一下,如果我们回过头来思考一下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一些关于资本化的一些经验,道理的话,我想从下面这个例子来理解不同的管理财富的方式带来的效果会很不一样。比如我这里说50万亿的土地资源财富,如果是把这个土地资源财富只是通过农业来发挥土地资源的价值的话,就像我们知道的一样,就像刚才黄市长讲的那样,实际上靠农业发展经济,靠种田的方式挖掘土地资源的价值,效果会很差。这个PPT大家可以看一下,以农业的方式挖掘和实现土地资源所带来的这些效率,实际是非常低效的使用土地资源的一种方式。如果把土地资源从原来国有的、不能卖,包括使用权也不能卖,不能做非农的开发,不能做商品房的开发,到从98年年底开始,完全放开房地产进行一系列的住房市场化的改革,由此带来的一定的效果之一,就是我刚才讲到的把重庆市的土地卖掉的话,可以得到多少万亿的收入。尤其是最近07、08年到去年,每年政府的土地出让金的总额每年有1万多亿,去年大概有1.5万亿,这样使得原来的财富以这样的方式变活了。带来的另外一个效果就是使商品房的总的交易额和与房地产有关的不同行业的发展机会和就业机会,GDP的增长就因为把土地的产权从原来的死财富的形态可以买卖交易的形态,到现在变活了以后,就带来了这么多的增值。比如07年全国的住房销售商品房的交易额是3万亿人民币,这3万亿人民币中间可能包括了一些土地出让金也许有几千亿,但是总的带来的就业和经济增加值也有2万多亿。

另外,根据我刚才说到的以这种死的方式保留土地财富,最后所能够给整个社会通过土地财富能够实现的价值会非常有限。但是从一个更大的意义上来说,不仅是土地资源,把它怎么变活的方式去管理,给社会创造的价值非常有限,不管是石油,还是铁矿石,还是其他的资源型财富,都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理解、灵活管理这些土地资源财富、石油矿产的财富等等。为了进一步的稍微具体一点说明我的意思,我这里给大家看一下这张图(见PPT),这是挪威主权基金准备的一张图,因为挪威政府从96年开始,每年卖掉一些地下的石油开采权,通过这个现金放到挪威政府的主权基金里,把每年通过卖石油开采权得到的收益这笔国家财富,通过投资的方式管理起来。我的意思是如果把中国这些石油财富,还有中国在大庆等等不同地方的石油资源财富按照以往的办法,不怎么动,不把这些产权卖掉,而是继续保留在地下,不能变活,以这种方式管理石油财富,给社会带来的收益的增长主要以什么东西决定呢?是由石油价格的上涨和下跌决定的。如果说我们的总的石油储藏量是1000亿桶,那么油价每涨1元,那么国家所拥有的1000亿桶油,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笔自然资源财富,每次油价涨1元,这1000亿桶就涨1000亿。但是如果油价跌1美元,那么这1000亿桶石油资源财富,就会往下跌1000亿。所以根据他们的估算,85年开始到2001年,如果我们把85年的油价算成是100,到2001年总的来讲是增值了50%。但是如果像挪威政府那样,在85年的时候,就把这些石油资源财富变现,或者把石油资源财富的产权抵押出去,换成金融资本,然后按照每年60%投政府的公债,40%投国际股票,这样的组合方式来管理埋在地下的石油资源财富的话,那么从85年到2001年年底,整个投资汇报累计起来就是3.8倍,净增长了3.8倍。换句话说死守自然资源财富,这种自然资源的价值就会随着油价的波动而波动。但是如果通过证券化或者金融化的方式,把这些死的财富变成活的资本,以更灵活的金融投资组合的方式管理的话,带来的投资业业绩会有天壤之别。也就是说埋在地下的死的资源财富变活了以后,所能实现的价值,哪怕仅仅是从金融市场投资的角度讲也会差距很大。当然在中国由于以前有太多的死的财富,土地资源财富和石油资源财富,结果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一直到二三十年以前改革开放为止,这么多死的财富本来可以变成资本的,可以给中国社会带来很多的经济增长,但是最终还是被埋在地下,不能动了。

刚才讲到的是如果把石油从85年一直到2001年按照不同的两种方式管理的话,那么这样的自然资源财富带来的效益差别会很大。如果我们把时间的跨度放远一点,从1900年一直到最近的2006、2007年,按照这四种不同的方式管理一个国家的石油资源财富。那么110年以前,如果不把这些石油资源财富变活的话,那么从1900年的年初一直到2006年年底,油价总的来讲,去掉通货膨胀以后,这期间总的是翻了一倍,从原来的一元变成现在的两元,也许原来的油价并不是这样,我只是作为一个分析。相比之下,如果把各个国家的石油资源在110年以前就变成流动性资本,然后把这些流动性资本每年全部都投入全球的股票,那么在过去106年左右石油资源财富在过去的106年里就翻了375倍。如果按照死财富的方式管理石油资源,总共翻1倍的财富的增值。当然也可以从比较专业的角度来讲,如果大家以前学过现代投资组合,最优投资组合的理论的话,你可能比较熟悉这个图,这个图反映的就是能够标识每种投资组合、投资安排带来的风险,纵坐标反映的是过去很多年里平均的年回报,如果是把石油资源财富埋在地下不开采,那么总体上带来的结果就是右下角的组合的情况,就是风险相对于股票来说,远远更高,但是长期的投资回报,把钱放在油了,带来的回报也最低,但是风险更高。相比之下,如果把钱放在股票里,那么带来的投资回报的风险比石油要低很多,而且每年的年均回报也会远远更高。当然我说这个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市一个省或者个地区如何管理自然资源财富,有很多的借鉴价值,可以给我们很多的启示。即使对于个人对于投资理财,也可以说明很多的道理。当然我知道今天油价在不断的涨涨跌跌,尤其是黄金的价格涨了很多以后,我们会觉得资源类的投资从今天向前看,可能会带来很多的收益。但是实际上,从长远来说,把太多的死的财富埋在自然资源里,实际上并不是最理想的安排。

我们刚才看到了土地、石油自然资源,总体上告诉我们的结论就是把这些死财富变成金融资本,可以更灵活的做更多的投资更好的配置,带来的风险和收益的效果会好很多。实际上如果拿黄金来看,大致的结果也是这样的。我是把黄金每年的投资回报,从1951年一直到2009年年底进行一个累计计算,另一方面把美国的股票指数ST500从1951年一直年复一年的累计投资的话,总体上在过去将近58年里,黄金的投资回报远远赶不上股票的投资回报那么多。刚才看到的是51年开始,如果把时间提一点,从51年推到1981年左右的话,黄金投资回报总的来讲在过去28年里,涨了一倍左右,但是股票相对来说翻了11倍,所以黄金的回报远远低于股票。尽管现在有黄金期货等等,但是黄金总的来讲,更多的是资源型的财富,而股市投资等等,更多的是流动性更好的这些金融资本。

下面我想稍微换一个话题,前面讲了怎么样通过把死的财富和土地变活,让它变成活资本以后创造的价值,带来的就业机会,经济增长的催化作用是非常大的。关于那方面我们也可以自己进行一些思考。

下面我想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再看一下为什么金融创新加速经济增长,到底可以带来哪些效果?关于这块,我知道过去的两年多的时间,大家看到了读到了比较多的就是美国之所以有这样的金融危机,就是因为美国人借钱花的愿望太强,借钱消费,提前消费的行为,通过金融市场的支持,发展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而实际上,越是去思考借贷消费,借贷金融,消费者金融对加速行业的发展,加速整个经济发展起到的作用是非常大的。之所以是这样的,这跟我在过去写到的一些文章,谈到的话题也有关系。实际上不管是对中国人、美国人还是其他的国家的人,下面这个图里所反映的收入曲线,总体会随着年龄的上升会越来越多,但是消费意愿的曲线是相反的。年轻的时候最有意愿花钱,但是那个时候也没有钱,到了中年花钱得到的幸福会更多一些,那时候的收入也是达到了中等的水平,但是到了老年的时候身体条件不是好了,消费意愿是一辈子中最低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是他一辈子收入最低的时候,所以这两太曲线沿着不同的方向走,如果没有办法缓解这两条曲线沿着不同的方向走所带来的对个人消费和幸福最大化的挑战,如果这个挑战不通过金融的手段解决的话,大家可以想像,如果整个社会大多数的钱都是掌握在不愿意消费,通过消费得到满足感不多的老年人手里,而很少的钱是掌握在愿意花钱,又没有太多钱的年轻人手里,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必然使整个社会消费的需求不会太高。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我一直在说我们以前在谈到金融创新,金融市场发展的时候,太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企业金融上。因为  即使是能够企业金融的挑战需要解决得很好,如果没有办法把消费金融进行同样的带动起来,发展起来的话,那么整个社会、整个市场方面的消费需求就不可能和生产、工业产能同步的增长。因为企业金融的问题解决好了,使得生产能量、产能不断的提升,可以把产能提升的潜力发挥出来。但是消费没有解决,消费的需求就不能同步的跟上来。这就是为什么回过头看,不管是重庆还是其他地方,如果消费金融这块不能更快的跟上来的话,那么整个现在我们谈到的从过度依赖出口、投资,转移到更多的依赖消费需求的愿望会很难实现。

我之所以说如果能够解决好消费金融的这些问题,刚才我们看到的每一个人一辈子年轻的时候是最想花钱,但是最没有钱。老年人是一辈子中最不想花钱,但是钱最多。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消费金融是可以提供很多帮助。这是我比较喜欢用的一个例子,美国的一个消费金融,借贷消费的文化实际上并不是美国人从200多年前立国的时候就有的一个文化,而是经过了很长的一个发展阶段。而在美国消费金融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包括比较大的一个工业产品就是缝纫机,我之所以想这个例子给大家讲一下,主要是说对任何一个产业如果能够得到相应的金融创新的支持,会把你这个企业的加速发展的空间大大的加快起来。而之所以是缝纫机,就是因为一直到19世纪中期前的美国,那个时候为止,工业革命1780年的时候起源于英国,一八五几年,工业革命经过了七八十年的发展,但是产生的影响主要是集中在工业生产的提升,在物质生产的机械化、工业化,还有就是蒸汽轮船这些交通运输工具方面,也是早期的几十年的工业革命所重点要解决的那些问题。但是早期的七八十年的工业革命,并没有对美国人、英国人家庭的家具或者生活方式产生太大的变化。或者一八四几年进入一个美国人的家庭,那时候会发现美国家庭的家具和常用的东西没有受到工业革命几十年发展太大的影响。但是第一个进入美国家庭的工业革命的大件就是缝纫机,缝纫机变成了美国社会的一个时髦的东西,具体的内容我就不多说了。缝纫机行业面对增长瓶颈的时候,他们知道缝纫机之所以向美国的家庭销售,销售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会越来越那,就是因为缝纫机的价格太高。因为到一八五几年的时候,一般的美国家庭一年的收入是300美元左右,所以那个时候美国人的家庭收入比今天中国的平均的家庭收入要低很多,当然那个是150年以前。但是一台缝纫机的价格当时大概是80美元左右,所以对很多美国家庭来说,缝纫机的价格太高,尽管对于生产力的提升,因为当时很多美国的家庭典型的安排是妻子不工作,丈夫工作,丈夫一年赚300美元。这些做妻子的就想,如果有一台缝纫机,大概花两个小时左右就可以把一件衣服做好,但是如果没有缝纫机的话,要花两天的时间。所以有了缝纫机以后,就可以把两天的生产时间下降到两个小时。但是对于多数的家庭来说,缝纫机那么贵,我花80美元花掉一年收入的1/  5左右,帮你买了一台缝纫机,帮你把做衣服的时间节省下来,但是节省的时间又不能做别的工作,又不能增加新的收入,所以就比较难。这就为后来1856年前后,今天还在的缝纫机公司的市场营销总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这个人就想既然缝纫机太贵,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通过分期付款的金融平台,让美国人今天就把缝纫机拿走,但是以后的每个星期付一美元的分期付款,这样一来就出现了所谓的今天我们熟悉的今天买下来,以后再付分期付款。当然今天看起来,这种分期支付的金融安排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金融创新,但是当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金融创新。因为通过这么简单的金融产品,给IMC这个公司整个的业务增长带来了完全不同的结局。从1856年一直到1876年这二十年里,这个公司总共销售了26万台缝纫机,数字今天看起来好象不是太大,因为那个时候全球化远远没有到今天的地步。但是26万台缝纫机的销售额是超过了同行所有其他公司在同期间的销售额。

大家从这个角度思考一下背后的含义,我们会发现什么道理了?尽管在我们传统的中国人看,你今天把未来才可以得到的收入拿过来买了缝纫机,买了汽车,买了房子,与你以后一年一年把钱赚好了以后再买,给经济的发展能够带来差别吗?实际上差别很大。也就是说通过这种金融手段和创新,把未来的消费潜力提前到了今天。反过来,让力帆集团力帆汽车力帆摩托还有不同的房地产公司,还有很多的公司今天的销售、就业和销售增长、利润增长了,把未来的潜力提前变成今天的现实。提前得到未来才可以得到的收益以后,使得明年这个企业就更多的做投资,雇佣更多的人。这样一来通过金融手段,把未来可以得到的收入转移到今天就可以花,使得明天、后天、明年、后年接着下来的发展空间放大。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借贷金融无非是把未来的收入提到了今天,让各个家庭、企业可以提前消费,但是由此带来的加速发展效果,是没有这种金融支持的经济和社会所没有办法比的。因为毕竟我们有的时候想想,毕竟每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也许可以活150岁,但是150岁也是一个有限的数字。正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年可以不断的等下去,可以有了金融工具的支持,可以让我们更快的把每个行业未来发展的潜能提前变成今天的现实,这样一来,反过来可以更进一步的刺激和扩大未来的增长的空间、投资的空间和消费的空间。

当然关于刚才对缝纫机带来的效果,后来就可以延伸到发展电冰箱行业以及其他的行业,包括GM这个公司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1919年的时候,福特公司本来可以通过自己的成立自己的汽车按揭贷款公司,但是福特公司的创始人谢绝了他的最高顾问的建议。因为他坚信所有的福特公司只以现金销售,不接受任何的分期付款金融接待来支持的销售安排。他当时不想通过借贷金融把美国人的个人道德变坏。但是1919年,福特公司把这样一个通过金融借贷刺激福特汽车消费的机会留给了GM这个公司,因为GM公司在1919年的时候,他把福特不愿意用的通过金融支持来促进消费的安排给用起来了,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使得到1926年的时候,GM公司的市场份额开始超前,福特公司一直在1926年以前,福特公司一直是美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但是由于他的创始人不愿意用金融支持,所以把后来汽车行业龙头的机会留给了GM公司。GM公司通过利用汽车按揭贷款这样的一个金融安排、金融支持,使得这个公司到1926年的时候,就成为了美国汽车行业的老大,一直到今天,尽管GM公司有一些问题,但是它的市场份额、方方面面照样是美国的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从这个背后也可以看出,愿不愿意利用这样的金融工具的支持,让自己的制造业企业更快的挖掘消费潜力,通过最大化的消费潜力,把今天和明天、后天的发布机会进一步的扩大起来。

我想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这么多。最后我想总结一下,金融市场实际上能够给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包括侧重于质量的经济发展,可能带来非常多的方便和好处。所以我们一方面要意识到金融市场是很难发展的,因为以后也会经常发生金融危机。所以不同的金融工具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就像电也可以打死人,特别是中国当初选择了220伏,所以使电在中国尤其能够打死人,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电能够打死人,就放弃用电。实际上我们今天放弃电是很难生活的。所以我们既然知道电能够打死人,但是也没有放弃用电,那么金融市场、金融创新也是这样。话又说回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是十全十美的,金融市场也有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一点,我看国内的媒体和政府不同的圈子里,讨论美国这次金融危机到底应该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的时候,我发现在国内讨论这个话题和美国有很大的差别,其中一个非常大的差别,不管是奥巴马还是其他的议员,没有人说把华尔街关掉或者真正的扼杀掉,而更多的是说怎么样通过改良监管,而把金融的危险降到最低。而在国内的一些经济学家,那么多人觉得今天中国所谓的虚拟经济发展得太多太厉害,要把金融市场更多的压下来,重点要发展所谓的实体经济。在我看来很难说什么是实体经济,什么是虚拟经济。比如保险,你如保险是虚拟经济还是实体经济,如果我们以任何一个市场,任何一种经济活动是不是让人们,让老百姓的生活、效率、幸福、福利发生提升,以这样作为判断任何一个经济活动是实体和虚拟的标准的话,那么我相信保险公司和保险市场实际上对于让每一个中国人能够生活得更安定,给未来减少很多的担忧,给未来有更强烈的安全感,这些保险的这些产品给他们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实在的。就像原来武汉大学有一个历史系的教授到耶鲁来访问一年,我那次讲到金融市场的发展,他后来说原来是这样,他是湖北人,他是他们家的独生子,他说原来他要到哪里去,他的父母一听说他要到武汉到北京或者到重庆,第一个反映是你能不能不去,你万一要有什么事,我们怎么办。后来这个教授给他的父母买了保险,包括医疗保险和一些养老金。后来他要去美国访问一年,他父母就没有了反映。他说原来是这个道理。你说这种金融交易,对这位教授和教授的父母来说,没有给他增加安全感,没有让他们的幸福和福利发生提升吗?这个答案我相信肯定是发生了提升,做了很大的贡献。那么这样说,这个保险是虚拟还是实体经济呢?我觉得是非常实的实体经济,因为这是让民生真正的出现了一个质的提升和变化。保险行业是实体经济,那么证券行业是不是实体经济呢?这涉及到招商证券,我知道以前有很多年轻的小伙子跟我陈教授,这个《金融逻辑》的书给我们帮了很大的忙,以前我们在这个行业赚了很多钱,但是我们觉得心里很不踏实,觉得我们没有生产一把椅子,没有生产一辆汽车,没有给社会创造更多的东西,我们每年尽管拿的钱很高兴,但是自己对自己的成就感很不踏实。但是他们说我们这个《金融逻辑》帮他们得到了精神上的解放,他们知道了原来证券行业也是非常实的实体经济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证券行业的融资,那么多的不管是百度还是重庆未来即将要上市的企业,还是已经上市的很多制造业和非制造业的企业,他们得到的资金和业务的发展靠什么?还有包括保险行业在规避方方面面的风险的时候,他们为了更好的、以更低的价格卖出更多的保险产品,规避好他们自己的风险,他们也要得到不同的证券市场的支持,给老百姓提供更好的金融产品,价格可以更低,服务可以更好。所以很难说哪一种经济,只要是能够赚钱的经济活动,应该说都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下面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回答一个问题。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

提问:你好,我是商业评论的记者,我看过你的金融与商业模式的一些分析,我在想一个问题,金融对一个企业的商业模式有什么推动作用?

陈志武:实际上我下面准备的内容就是跟汇源老总朱新礼的一句话很有关系,他说企业应该当儿子来样,像猪一样卖。这个道理很核心的反映总结了今天的和海外的资本市场与做企业的人在商业模式上带来的根本的转型。原来我们中国人总说无商不富,那个时候讲的是卖产品和服务,那个钱赚起来很辛苦。现在可以把企业像卖产品一样做,到时候可以上市,也可以在并购市场上卖出去,这是通过未来的收入预期的贴现值来卖,来发财致富。而不是通过日积月累的卖这个产品来赚钱。因为股票市场、资本市场所带来的这种变革,实际上让企业家能够赚的钱数量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一个变化,而之所以我说这个资本市场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企业家追求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你要是没有这些资本市场、股票市场的机制,没有这个并购市场的出现的话,那么你没有办法把你的企业像儿子一样来样,像猪一样卖。或者是原来即使可以把一个家族企业卖掉,但是价格会很少。这个图(见PPT)是可以形象的讲出来,有了股市以后,中国企业的商业模式可以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比如我个图反映的是什么?左边这几个绿色的柱子反映的是中国以前,只要通过卖产品服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赚钱的话,那么在没有股市的社会中,财富只是过去收入的概念。但是有了资本市场,对于所创办的企业的未来收入流,今天是可以提前做定价,提前也可以让你变现。那么企业家的财富就不再只是过去收入的那个累计,而同样更重要的是未来收入预期的贴现值。因为我整天思考这些问题,我越是这样想,我越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今天我们说李彦宏有几十亿的财富,江南春有几十亿的财富,其实他们的财富和我们中国传统的财富是不一样的,他们的财富是他们创办的企业未来预期的贴现值。这就是我和很多左派的愤青讲,你们不要觉得哪个人有几十亿,他就是原来那种地主,不要这样看待这些企业家,他们今天的财富是因为股票市场能够给他们未来的收益进行定价以后发现的那么多的个人财富。要是没有股市的话,要是真正有剥削的话,剥削再狠,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亿万富翁在今天出现。所以朱新礼的话特别是对做企业的人而言,非常能够认识到,非常能够理解他讲的这句话的道理是非常深的。而这个道理之所以深,就跟中国的资本市场越来越发达,关系非常的紧。谢谢大家。



推荐 16